解剖室

黑泥聚集地

咋说呢

临近高考

我安静如死灰

连点黑泥都呕不出来了


这样也行

我这次可能又走到崩溃的边缘了

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样的命令完全被刻到骨子里

失败的滋味我也体会过很多次

不管怎样我都很害怕

我已经不止一次因为自己反复无常的糟糕情绪而陷入疯狂

我害怕他们的质问

尽管我知道原因都是因为我


每次就是这样的循环

自己做了错事

然后不知道怎么解决

面对长辈或同龄人的目光

我把自己封成一个厚厚的茧


如果我不在的话 大家也许会过得更幸福呢?

装作快乐


我可能真的要找个医生看看?

有点 撑不住了

守得云开见月明....

我能坚持到那一天吗

我只是想把事情做得更圆满一点

结果反而更糟糕了

自我解剖(2/∞)

一直是个话少的人。
有时候想装出自己很闹的样子
结果看大家的表情似乎都是...哦好吧这样啊..etc
想让自己安静如鸡 变成一座冰山

这样也就没人会在意我了吧?嘿嘿

借后摇抒个情
发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听众
留下的字句似乎都是抑郁 丧相关
...真难过啊。

自我解剖(1/∞)


十七年来我一直在犯同样的错误

做什么事情似乎都没有底气。

包括最喜欢的画画 打游戏

在不断地自我否认之中慢慢成型

心口不一是最明显的特征


虽然每次把“不会后悔做出自己的选择”挂在嘴边

我还是不敢肯定自己的选择

生怕哪天因为自己失误又丢掉了什么珍惜的宝贝


我应该是个特别无聊的人吧

特 别 无 聊





18年一直与后摇和c418为伴...

1 / 4

© 解剖室 | Powered by LOFTER